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的挣扎和突围
发布时间:04-11-19

王永升,同济大学12级MF,甜橙金融公司财富管理事业群,市场研究和对外合作团队负责人

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容量巨大,据不完全统计,银行存款、银行理财、公(私)募基金、信托产品的存量规模已超过136万亿元,这使得传统金融机构、互联网金融机构都想在互联网+的大时代背景下,争夺互联网财富管理这块大蛋糕。尽管财富管理市场监管趋严,但各类机构也都在不断的探索和创新,希望能够突围出一条康庄大道。

2019年初下发的“网贷175号文”使得P2P已承载不起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的希望,硕果仅存的网贷大平台也没有实现曾经喊过的普惠金融的口号,更没有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所谓的智能风控、科技金融沦落为平台攫取高额收益的工具。如果某家网贷平台更注重建立起长效机制,从借款端构建起真实的消费场景,从投资端提高起购门槛,以科技能力帮助降低融资成本,切实履行信息中介而非信用中介的职能,或许能走出一条更宽更广的路。然而现在这种环境下,还有哪家网贷平台有这样的视野和决心呢?

在互联网基金销售领域,持牌销售成为行业共识,虽然2016年以后基金销售牌照发放极度收紧,腾讯和百度还是拿到了唯二的入场券,但是很多互联网金融平台并不具备腾讯和百度的资本和技术实力,它们大多退而求其次,与银行合作引导用户跳转至银行网站开立银行二类账户,并通过银行销售基金。为了规避快速提现1万的限额,互联网金融平台不得不同时上线多只货币基金,并引导用户分散投资,这些举措增加了投资者的教育成本甚至较大程度牺牲了用户体验,但也纯属夹缝中求生存的无奈之举。日前,证监会发布《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及相关配套规则公开征求意见,基金销售行业迎来系统化严监管时代,独立基金销售机构持续经营的要求变得更高,从业机构只有遵从监管规则、遵从适当性管理原则,踏踏实实做大公募基金市场,帮助建立良性的市场秩序,才是未来的生存之道。

以万能险为主的固定收益保险理财产品变相提高了市场的无风险收益率,正在逐步退出历史舞台,而互联网金融大平台仍在孜孜不倦地探索与保险公司合作推出更符合监管意愿的投资型保险产品。然而,现在净值型的投连险产品的网销备案也难以获得监管通过,况且净值化、投资者风险自担的产品与公募基金已无二致,其产品存在的必要性大大减弱,预计在未来的几年内,互联网保险理财再难辉煌。

券商与互联网平台合作财富管理的路径没有取得理想的成效,但券商行业并没有坐以待毙,开始以前所未有的决心进行自我革新。2018年末起,一些老牌券商高调的向财富管理转型:中信证券将经纪业务发展与管理委员会更名为财富管理委员会,对组织架构和激励机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几乎同时,银河证券、兴业证券先后宣布将经纪业务总部变更为财富管理总部。券商行业触网较早,多年前已经形成全线上的交易体系,但没有打破二十多年来建立起来的经纪业务路径依赖,后续若想在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占据有利地位,需要克服人性中的短视和冒进,切实依据行业的优势设计和管理资管产品,在产品设计和管理能力上构建自己的壁垒,并不断做大其证券交易客户端的客户数量,也只有这样才能与银行、基金、信托行业正面竞争。

互联网金融平台及信托行业多次试错但仍未找好信托产品互联网化的路径,毕竟互联网金融平台获取的大多数都是“屌丝”用户,跟信托产品百万门槛格格不入。即使如此,客户基数较大的平台仍然在做探索性的努力,如腾讯理财通、陆金所等,这些平台为信托公司提供引流和信息技术服务,向平台高值用户定向展示百万起购的信托产品。然而,信托产品的私募属性,以及合格投资者验证的难度较大,注定了这种合作模式仅能小范围试点,难以获得规模性增长。日前,市场传言监管部门计划推出1万元投资起点的“公募信托产品”,监管将从行业评级为“A”的公司里选择2-3家试点实施,预计2019年底落地。将公募信托产品的认购起点降低至与银行理财投资门槛一致,是对信托业务的极大利好,但目前市场流出的银保监会信托函[2019]16号文件,仍将信托公司通过第三方互联网机构引流至资金信托产品的行为定性为违规推介,由此可见,互联网信托行业仍然前路漫漫。

在其他领域遭遇寒冬之时,互联网金融平台与银行的合作迎来了新的春天。京东金融搭建了银行+板块,与部分中小型银行如振兴银行、华瑞银行等合作开发银行存款类产品。一方面,中小型银行通过互联网的便捷性无需设立实物网点,解决了吸储难题;另一方面,京东金融也通过此模式给广大用户群体提供了低风险的理财产品,留住了用户。陆金所、度小满金服、蚂蚁金服、苏宁金融等互联网金融大平台纷纷效仿,该模式已大有蔓延之势。

在中小型银行还在为吸储而发愁时,国有银行再一次在资质准入方面拔得头筹。2018年12月以来,银保监会先后批准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设立理财子公司的申请,并颁布《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允许理财子公司发行的公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票;不再设置理财产品销售起点金额;仅要求非标债权类资产投资余额不得超过理财产品净资产的35%;在销售渠道上“大放松”,既可以通过银行代销,还可以通过银保监会认可的其他机构代销……这一系列BUG级的设置,奠定了银行理财子公司“嫡孙”的地位,几乎可以“左踢公募,右打信托”。可以预期未来五年甚至十年内,银行特别是国有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理财子公司将成为中国金融行业最亮眼的星星,互联网金融平台将成为银行理财产品最大的分销商;部分银行可能将优质的理财产品仅放给自有APP以增加活跃、留存客户。大部分的城商行、农商行将不得不沦为银行理财子公司理财产品的线下分销渠道。

市场就在那里,当一波潮水退去,另一波潮水正在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