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投资、资本项目开放与全要素生产率
发布时间:05-06-19

陈鑫,陈德棉,谢胜强

《科研管理》第38卷第4期 2017年4月

推荐理由

本文基于2003年至2012年省级面板数据,利用非参数协方差矩阵估计法,从区域层面考察风险投资、资本项目开放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该研究不仅可以丰富风险投资创新行为理论,还能帮助改善中国风险投资的结构与质量,合理的优化其空间配置状态,使之更好的发挥创新经济助推器的作用。

作者简介

陈鑫:经济与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风险投资。

陈德棉: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风险投资、企业发展战略等。

关键词

风险投资;资本项目开放;全要素生产率;非参数协方差矩阵法

内容简介

随着人口红利消失和刘易斯转折点到来,中国经济发展逐步进入新常态,未来要实现经济可持续增长,必须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全面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如何改善区域全要素生产率,以创新驱动经济持续增长,已成为普遍关注的问题。风险投资是推动技术创新、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理论与经验研究表明:风险投资与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研发投入以及专利产出显著正相关,而且外资、国有和民营风险投资在推动企业创新方面存在异质效应。资本项目开放有助于国家资本累积和配置效率改善,但外资涌入也会引起国内风险投资市场结构变动,表现为外资对国有、民营投资的挤入或挤出效应。如果不同类型的风险投资在改善地区全要素生产率方面存在异质性,那么由资本项目开放引致的风险投资市场结构及配置效率变动就可能会影响其边际效率。现有少数揭示了风险投资在推动技术创新方面的异质性的研究仅停留在企业微观层面,且均以研发投入、专利产出指标衡量创新绩效,尚未从区域层面考察不同类型风险投资对全要素生产率影响的差异,无法为优化中国风险投资结构与质量提供参考。本文提出以下研究问题:风险投资、资本项目开放是否有助于中国全要素生产率的改
善?不同类型的风险投资对区域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率及作用机制是否存在差异?如果存在异质性,QFLP、RQFLP等政策是否会影响风险投资改善全要素生产率的边际效率?如何有效改善风险投资结构与质量,更好的推动创新经济发展?

本文使用2003年至2012年省级面板数据,采用非参数协方差矩阵估计法,从区域层面考察风险投资、资本项目开放与全要素生产率之间的关系,主要包括以下内容:第一,构建固定效应模型,研究风险投资、资本项目开放与全要生产率之间的关系;第二,基于异质效应假说,探究外资、国有及民营风险投资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及其效率差异,并检验风险投资与资本项目开放的交互作用;第三,探究外资、国有以及民营风险投资对全要素生产率的作用机制。研究发现:风险投资、资本项目开放有助于中国全要素生产率的改善,但不同类型的风险投资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率及作用机制存在显著差异。第一,风险投资与全要素生产率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关系,但是不同类型风险投资对全要素生产率影响并不相同。其中,外资和民营风险投资能够显著改善地区全要素生产率,民营风险投资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长效应大于外资风险投资,而国有风险投资不能有效的改善地区全要素生产率,甚至还阻碍了地区技术进步。第二,外资风险投资主要通过推动技术进步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民营风险投资主要通过改善技术效率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不同类型风险投资对全要素生产率的作用机制也不同。第三,QFLP、RQFLP等资本项目开放政策能够推动地区技术进步,对全要素生产率有相对稳定的正向影响, 但对风险投资与全要素生产率之间的关系存在负向调节效应。此外,人力资本、制度质量也是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重要驱动因素,城市化有利于改善技术效率,而政府过多的行政干预阻碍了地区技术进步。根据以上结论,可得如下政策启示:第一,注意优化风险投资结构,提升整体创新绩效。第二,科学有效的配置风险资本,实施地区分类引导策略。第三,继续深化资本项目开放水平,但需谨慎的对待其负面效应,审慎的扩大外资市场准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