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政府补贴和风险规避的绿色供应链决策模型
发布时间:08-17-20

梁晓蓓、江江、孟虎、杨以雄

《预测》,2020年|第39卷|第1期

 

推荐理由

随着经济快速发展,自然资源过度消耗等问题逐渐凸显,世界各国和地区都在寻找环境影响最小化的绿色发展模式。一些企业已经开始了基于绿色技术的差异化之路,并取得了良好的声誉和收益。然而,现阶段性价比低、消费者环保意识弱等情况通常会导致绿色产品的实际需求低于预测量,使得供应链成员面临着较大风险,其积极性也被明显挫伤。迹象表明,在绿色供应链发展前期,政府补贴不能“缺位”。此外,在风险较大的绿色供应链中,供应链成员的风险态度也会对供应链管理绩效产生重要影响。如何在考虑供应链成员风险规避特性的基础上有效地设计政府补贴策略和绿色供应链管理策略,是现阶段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学界中基于政企博弈视角的绿色供应链研究已相对成熟,考虑成员风险规避特性的相关研究虽偏少,但已逐渐被学术界重视。然而,目前尚缺乏综合考虑政企博弈和成员风险规避特性的绿色供应链管理研究。本文通过构建政府与一个制造商和零售商组成的二级绿色供应链间的博弈模型,研究了制造商和零售商分散和集中决策两种模式下、四种不同风险规避情境中政府及供应链成员的最优决策、期望效用和社会福利,通过数值的推理和仿真,分析了政府补贴和供应链成员的风险规避特性对供应链最优决策及收益和社会福利等方面的影响,可为政府及绿色供应链成员提供些许决策参考。

作者简介

梁晓蓓:同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营销工程与仿真、电子商务、服务管理等。

江江:上海商学院讲师,同济大学2020届博士毕业生,研究方向:消费者行为、供应链管理等。

孟虎:同济大学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营销管理、供应链管理、时尚管理等。

杨以雄:东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纺织服装产业经济、生产管理、市场营销等。

关键词

绿色供应链;风险规避;政府补贴;绿色度;博弈模型

 内容简介

在政府与由一个制造商和一个零售商组成的二级绿色供应链间的博弈模型中,考虑制造商和零售商不同风险规避度的四种情境,建立并求解了分散和集中两种决策条件下的均值-方差模型,分析了最优决策、效用和社会福利等结果对政府补贴系数和成员风险规避度的敏感性。研究结果表明:

(1)无论何种决策条件和风险规避情境下,产品绿色度、批发和零售价格、绩效价格比和供应链系统期望效用都随政府补贴系数的增加而增加;适度的政府补贴有助于增加整体社会福利,当政府补贴系数超过一定值时,期望社会福利会下降。

(2)制造商和零售商分散决策时,产品绿色度、期望社会福利都随供应链成员风险规避度的上升而增加,零售价格随之下降;产品批发价格随制造商风险规避度的上升而下降,随零售商风险规避度的上升而增加,而最优政府补贴系数变化与之相反;当制造商和零售商其中一方为风险中性时,另一方风险规避度增加会带来供应链系统效用上升;当制造商和零售商都属于风险规避型时,二者风险规避度的上升都会带来供应链系统效用的下降。

(3)制造商和零售商集中决策时,同时风险规避情境下零售价格和供应链系统期望效用随成员风险规避度的上升而下降,产品绿色度、政府补贴系数和期望社会福利随成员风险规避度的上升而增加;当制造商和零售商其中一方为风险中性时,另一方风险规避度对相应最优决策和收益无影响。

(4)相较于分散决策而言,制造商和零售商集中决策时产品绿色度更高、零售价格更低、政府补贴系数更低、供应链系统期望效用更高、期望社会福利更高。

本研究的管理启示在于:

(1)政府补贴有助于激励生产高绩效价格比的绿色产品,且对供应链系统效用产生有利影响。对于政府而言,通过财政补贴为绿色供应链发展提供资金支持在现阶段不可缺位,但由于过度补贴会引致整体社会福利下降,且供应链成员的风险规避特性也会对最佳补贴比例产生影响,政府需要在将补贴比例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的基础上根据补贴对象特征设置合理的补贴比例,相较于风险规避程度低的制造商而言,应该给予高风险规避的制造商更高的补贴比例。

(2)面对风险规避型制造商或零售商时,零售商或制造商风险规避程度对零售价格和期望效用都产生负面影响,此时积极利用历史数据预测需求进而降低不确定性引起的风险是必不可少的重要措施。

(3)面对风险中性制造商或零售商时,分散决策情境下,零售商或制造商风险规避程度对绿色产品绩效价格比和供应链系统效用都具有积极影响,此时适度提升自身的风险规避度,保持更高的市场警惕性是必要的。

(4)无论何种风险规避情境下,制造商和零售商集中决策比分散决策会带来对企业、对消费者和对社会而言都更有利的结果。因此,采取合作决策的方式,是促进绿色供应链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举措。然而,当供应链成员有一方是风险中性时,采取合作决策时应注意利益分配。